圆心至尊的话,句句诛心,就仿佛针尖似的,深深的扎进了初光至尊的心中,扎进了初光至尊的痛处。
第二十九章 旧事
突然,林峰感受到了毁灭大道内的震荡,似乎在争夺着毁灭大道,连带着林峰现在施展出的毁灭大道,似乎也受到了影响,威力削弱了许多。
“云渺至尊,你确定墓界里,真有定界石?”
两者都来历神秘,甚至隐隐不属于水蓝星。

刚刚将定界石卷入到体内宇宙当中,顿时,林峰体内宇宙当中,已经很久都没有动静的那株巨大的混沌之莲,此刻似乎极度的“渴望”,无数扎根在虚空当中的根须都在震动,连带着整个宇宙都在震动。
但能不能打破基因锁,只能靠林茜自己了,林峰也帮不上忙。
就在混沌圣城内,距离林峰的庄园有很长一段距离,只是一个小院子,倒是有法阵布置,不过并不怎么高明。林峰远远的就能感觉到,里面似乎有许多混沌真君的气息。
日后得到的功勋点,自然也就是被各大势力所得。
“赵传龙?如果家主愿意调出赵传龙,那我就没有任何意见。”

“爸妈,大哥,快来看这条新闻……”
但现在呢?
当然,那指的是蜕凡境武者阶段,如果是神境的星力功法,那就不一样了,至少也是几百功勋点,林峰都不一定能够买的起。
“小天罡伏魔阵!”
林峰可是志在第一,尽管他的杀戮速度很快,但如果都是一些普通凶兽,那就算他杀戮得再多也没有什么用,根本就没多少竞争力。

“计算其恢复力。”
一丝又一丝的裂纹出现,很快就布满了整具棺椁,密密麻麻如同蜘蛛网似的。终于,棺椁似乎不堪重负。
“空间通道,真是神奇!”
林峰沉吟了一下,于是找来了晨光至尊、灰雾至尊以及芙拉至尊,大家一起商量。
李云翘没完全听懂她的话,但也能猜出她的意思,只气得越发厉害了,身体就开始打颤。她丈夫更加慌张,忙忙扶她到一边椅子上坐下,又向明鸾不停地作揖赔礼:“求姑娘恕罪,草民的太太今儿一早起来,就去应天府催问案子什么时候再开审,毕竟已经压了好几日了,没想到应天府的衙役直接将我们赶了出来,说是案子结了。后来还有个宫中的天使到了我们赁的宅子,说是万岁爷的意思,让我们别告了,又赏了些银子给柳公子,说是退婚的赔礼。草民的太太当时几乎没气得晕过去,原想劝柳公子再告官,不要退婚,要娶沈家姑娘为妻。柳公子却害怕了,直说要见自己的兄弟。于是草民的太太就……”

“好恐怖的压力,哪怕是高级传奇法师的法术,也没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吧。”
明鸾想了想:“德庆有三家商号做蜡染绸生意,你做不了,难道别家也不能?至少,华荣记是京城来的,应该有些门路吧?你找他们去,好歹把价钱抬高些,不能吃亏了,让他们接手这批货,自个儿折腾去吧”
阴沟里翻船的事,不会出现在蒙巴克的身上。
“几十位……”
明鸾与陈氏母女俩的盘算还没开始实施,连章寂那边也不知道,但章敞要应明年童生试的消息却已经传出去了。村子里的人来了好几拨,都是来瞧未来的秀才老爷的,但章敞不耐烦与他们打交道,只躲进静室中读书,陈氏无法,只能带着女儿出来应酬。幸好村民们对于“秀才老爷”都有些敬畏,听说他要苦读,不敢打搅,略坐坐就回去了。倒是镇上李家、黄家等大户下帖子来请章敞去谈诗论文,即使明鸾与陈氏明里暗里想阻挠,章敞还是被章寂逼着去应酬了一圈,一日刚从另一大户家回来,只觉得头晕脑涨,走着走着,不知怎的就到了镇上的酒馆门口。

“堂堂天帝,何以欺负小辈?”
一名全身**的男子却纵身一跃,一下子跳进了岩浆中。
林峰在“悟道”,也就是领悟大道,无论是空间大道还是潮汐大道、湮灭大道,甚至是生命大道,林峰都在努力领悟。
“到了!”